没睡……醒……哈欠……

傲世莫楚真爱党,懒癌晚期,无药可救

并没有多大莫楚戏份的莫楚文

看完心理罪午夜场以后产生的脑洞

好孩子可千万不要学习哦~

“嘿嘿,莫天机,你不是最喜欢看烧脑的东西了吗?最近新出个片,心*罪,晚上十点就有一场,走不走?”

正好室友的女朋友来了,两个人时常想要做些亲热的举动,却因第三个人而放弃,感觉自己正在发光发亮的莫天机收到了这个电话。

心*罪,书柜里整整一套书还放在那里,莫天机又怎么会不去呢?挺有趣的,去看看,可能还真挺有趣的。

“我在喷泉旁边等你。”

刚刚赶到电影院附近的莫天机收到了电话,“好的,我就在旁边的十字路口,大概还要五分钟就到了。”

立秋已经过了,天气却依旧热的可以,走了一小段的莫天机深深地体会了小妹说的那句真理,这天气,命都是空调给的。

喷泉旁边都是饭后前来乘凉的人,飞溅开来的水珠蒸发吸热,倒也是凉快了一点,莫天机张望着,突然被勾了脖子,“找谁呢?我在这里。”

转过头,一张嘻嘻哈哈的脸出现在眼前,“等了很久了吧?脸都被太阳晒红了,”莫天机迈步向影院走去,“现在九点四十分,我们去买点喝的就入场吧。”

“谢,谢光临。”某品牌奶茶特殊的离别问候还在耳后,那人就勾了上来,“你今天怎么不喝去冰中杯五分乌龙玛奇朵了?你不是最爱喝这个了?”

莫天机瞥了一眼那人手里的去冰中杯五分红茶玛奇朵,摇了摇手里的去冰中杯五分四季奶青,“其实也没变,我依旧喜欢去冰五分。”

电影开始前漫长的广告让莫天机感觉似乎回到了用电脑看视频还没会员的日子,右上角跳动的秒数是最漫长的九十秒,一分半。

近乎真实的解剖画面以及仿佛真实的音效,让莫天机觉得自己隐隐有些兴奋,这就是他钟爱于这类小说的原因,那种画面,无论是想象中的或者是现在看到的,是救赎。

那流动的红色是一堵墙,是罪恶,也是纯洁。

莫天机能感受到坐在一旁的人进食的速度再慢慢加快,搭在手机亮屏键的手指持续性的敲打着,不由得出声安抚,“别急,很快就结束了,结束就开始了。”

当主人公的声音缓缓说出总结语,放映厅里的灯也亮了,无人去理会片尾曲的播放,纷纷起身离开了电影院。

“这个点楼下已经关门了,我们从地下一楼绕出去吧?”跟着人群前往直梯,观光电梯可不会到地下一楼。

地下一楼是停车场,“现在几点了?”在寻找出口的时候,前面的人突然转过身问了一句。

莫天机从口袋里掏出手机,“零点零四。”前面的人谢过以后便匆匆地从面前的自动移门离开了。

莫天机刚想跟上他们,就被身后的呼喊声扯了回去,“莫天机,走这里。”

亮着幽幽绿光的安全出口就垂吊在门框上,晃晃悠悠,沾染了不少灰尘。白炽灯的灯光亮着,让人有些遍身发凉,跟着旋转的台阶一直往上走,莫天机觉得有些奇怪。

按照正常的高度来说,应该已经到达了出口,为什么看到的还是楼梯?莫天机转过身往回来的路走去。

“莫天机,那里好像有个人?我们问一下吧?”不等莫天机开口,那人便走到了正在拿去快递的美女身边,“美女,问你一下,这里怎么出去啊?”

女孩合上快递柜的门,转过来仔细的看了看莫天机两人,然后笑了,“你们是看完午夜场出不去了是吗?”

然后直接转过身背对着安全出口的标识,“跟我来吧,我带你们离开。”

推开沉重的防火门,大街上喧哗的声音似乎就在耳边,“莫天机,等会儿我送你回去吧?”

“不,可能要我送你回去了。”莫天机停下脚步,望着前面头都不回的带路姑娘,“美女,地狱的路是不是到尽头了?”

“对啊,是不是特别香?”一直默默带路的女孩转过身来,笑的无辜,莫天机看着身旁一起看电影的人仿佛被这笑容麻醉一般委顿在地,也笑了。

“你说我是该谢谢你救了我呢?还是该报警说你杀了人呢?”莫天机俯下身去,从委顿在地的人的后腰抽出了一把蝴蝶刀,放在指间把玩着。

女孩无谓的耸耸肩,“你别污蔑我了,他现在还活着。”脚尖碾上手指,十指连心,委顿在地装死的人瞬间痛呼出声。

然后被女孩狠狠地踢了一脚,“真不识相,如果我是你,我就算再痛也不会醒过来,因为痛可不会死,”女孩转过头看着莫天机,“你说是吧?”

莫天机学着刚刚女孩的模样耸了耸肩,笑的无辜。

女孩低下头叹了口气,“其实你刚刚离活着只差一层楼梯,你不该去惹那个腹黑的。”接住莫天机不小心从手中滑落的蝴蝶刀,女孩创造了一面墙。

“喂,这是第几个模仿你小说里的手段想要对你下手的狂热粉丝了啊,你这仇恨拉的可真稳。”女孩随手扔掉了刀,拍拍手走向真正的出口。

莫天机静静地跟在女孩身后离开了现场,身后那面流动着的红墙似乎活了过来,泊泊地流动着。

莫天机拍了拍他的坐骑,一辆粉红色的女式电瓶车,示意女孩坐上去。

女孩坐了上去,轻轻地搂着莫天机的腰,“你这品味还真够独特的,骚粉色,啧啧啧,是打算给自己伪装成有女友?”

莫天机启动了电瓶车,猛的转动把手,速度一下子达到最快,“不,这车是我为了你专门刚买的,还用你的身份证让你上了拍照。”

女孩刚刚还虚搂着莫天机腰的手一下子捏紧了莫天机的脖颈,“过河拆桥?”

莫天机迎着直面而来的跑车撞了上去,被跑车驾驶位的人猛的拽到副驾驶,看着女孩瞪大的双眼,笑了。

“不,卸磨杀驴。”

“啧啧啧,你这样让我很担心哪天会不会也被你当成驴了,”驾驶位的男子摘掉了脸上的墨镜,转过头看着莫天机笑得揶揄,“莫天机大大~”

轻轻地抚过那个笑容,莫天机低头深深地吻了上去,“对你,我才是驴吧,楚阳。”

有吗?

也许吧……

“今日新闻,某电影院地下一层发生一起案件,警方已涉入调查。”

“今日新闻,某街与某街的十字路口发生一起电动车与机动车相撞事故,电动车驾驶员当场抢救无效死亡,事故的起因和责任判定还在调查之中。”

“啊啊啊!快看!神盘鬼算大大又更新了!哇!这次的更新正好是最新发生的两个案件哎!”

“是啊是啊,神盘鬼算大大每次的更新都是在真实案件发生以后,而且写的这么详细,好像是就发生在面前!”

“是啊!所以每次看神盘鬼算大大写的文章,都好想按照神盘鬼算大大说的试一下,就对着神盘鬼算大大!大大的反应一定特别让人意外!”

凌晨两点十九分,电脑的光照在莫天机的脸上,看着那些修仙党的评论,莫天机笑了。

莫天机伸了个懒腰,把一动不动的楚阳搂进怀里抱着,深吸一口楚阳身上凉凉的气息。

“晚安,楚阳,做个好梦吧。”

ooc都是我的,以及我觉得我写的还是很容易理解的,嗯,就这样。

一场瞎bb看不看得见随缘吧

Q:楚阳,你以我心血,破碎万劫是为了什么?
A:为了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
Q:那你重生以后遇见他了吗?
A:遇见了。
Q:那后来呢?
A:他死了。
Q:方便问一下他是因为?
A:我忘了。
Q:你忘了?
A:是的,我忘了。
Q:那楚阳你的记性……
A:是啊,我的记性太差了。
Q:永生的岁月,忘了些什么也是难免的。
A:不,你理解错了。
Q:理解错了?
A:我不是忘了他的死因,我记得很清楚,他是因为我才死的。
Q:那你是忘了?
A:我忘了他才是我重生的意义。
Q:说句不好听的,楚阳,你活该。
A:是啊,他死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我活该。
Q:所以你不打算听他的吗?
A:听他的?
Q:活该,活得应该,好好的活着啊。
A: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Q:你在笑什么?
A:我在笑我自己傻。
Q:傻?
A:是啊,他这一辈子都不是能按照常理去推算的人,神盘鬼算,我居然用了常人的思路去想他。
Q:神盘鬼算?
A:需要那么惊讶?神盘鬼算莫天机。
Q:毕竟那是……
A:一个男人?还是是说,我的兄弟?
Q:……
A:怎么了?爱上自己的兄弟,一个男人,最后还害死了他,的确是我活该吧。
Q:楚阳……
A:但是我不后悔。
Q:不后悔?
A:不,我后悔了。
Q:后悔什么?
A:我后悔的一开始就说了。
Q:你忘了他?
A:是的,所以现在这一切也算是我的报应。
Q:报应?
A:是的啊,我等了重重轮回,终于等到了他,然而……
Q:他忘了你?
A:你说这是不是我的报应?
Q:有点狗血了,但是既然你还把他当成最重要的人,那就应该把他追回来。
A:追回来吗……
Q:是的!重要的东西当然要抢回来!
A:可我担心他已经有了最重要的人,而那人不是我。
Q:所以你是打算畏缩不前?
A:我不想他再恨我一次。
Q:你前面都说了那是不按常理出牌的人,说不定他在等你把他追回来呢?
A:这可是你说的啊,我可当真了。
Q:嗯,楚阳你加油!
A:嗯,那作为支持,晚上一起吃个饭吧?
Q:?!楚阳?这还在采访!
A:是你说的,加油啊!
Q:这是演练?这也太快了吧?
A:不快了,其实我是想直接把我家的钥匙送给你的。
Q:?!楚阳你这个玩笑可不好笑。
A:我没有开玩笑,天机……不好意思我忘了,你可能不叫这个名字了。
Q:……
A:你刚刚说了,追回来。
Q:所以你刚刚说的就是轮回前的我?
A:是的,你……愿意吗?
Q:我不愿意。
A:没关系,我有很久很久的时间。
Q:楚阳,你还是漏算了一件事。
A:愿闻其详。
Q:如果我有以前的记忆呢?
A:……
Q:我还记得一切呢?
A:……
Q:换成你,你愿意原谅我吗?
A:……
Q:好了,采访结束了,导播你过来一下,刚刚有一些东西需要删减。
A:莫天机……
Q:还有什么事?
A:我爱你。
Q:我知道了。
A:我不会放弃的。
Q:随便你。
A:晚上吃饭来吗?
Q:来啊,有人请吃饭肯定来啊。
A:那晚上见。
Q:嗯,东西给我吧。
A:东西?
Q:你家的钥匙啊,你刚刚不是说要送给我吗?
A:你愿意……
Q:我今晚就过去。
A:你刚刚不是说……
Q:我们已经错过了一辈子,我不想再错过了。
A:……
Q:楚阳,我会试着去爱你。
A:莫天机,我会永远爱着你。

莫楚脑洞二号君

久违的来放点东西?大概是吧,懒癌晚期,没得救了_(:_」∠)_

“楚阳,下雨了,拿了伞再出去,”莫天机伸手捞住楚阳的腰,拦住了一脸兴致勃勃想要往雨里冲的人,“你会感冒的。”
转头看着搂着自己腰身,一脸你不拿我就不让你出去的莫天机,楚阳眨了眨眼,“好的!”然而飞速离开了莫天机的视野,留下一脸无语的莫天机……
伞……不就在自己另一只手里么……
他……去哪儿?
过了一会儿,莫天机都以为楚阳因为被自己阻拦而放弃了出门的计划的时候,听到了来自楚阳的惊呼。
“楚阳,你怎……”循声飞快赶到楚阳卧房的莫天机推开门就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
不是我见识少啊,而是太震惊啊!某神盘鬼算内心如此吐槽。
跪坐在床上的人闻声转过头来,身上透明的雨衣发出摩擦的响声,“天机,你看现在我穿着雨衣了,这下总可以出去了吧?”
“不行!”莫天机想都没想就回绝了这个提议,看着眼前人装作委屈的眉眼,莫天机表示,无论怎样都拒绝!
伸手从雨衣的下摆慢慢的向某个地点进发,撩起的雨衣更加清晰的露出了某个部位渴望快乐的模样,殷红的小口被指尖触及之时羞涩的开合着,将指尖染的一片晶亮。
“那你是不是该补偿我什么呢?不然我多亏啊,莫天机~”
那一刻,莫天机听到恶魔如此诱惑着他……

采访体的中?居然有人看哎!震惊!

咳咳……由于剑主大人身体抱恙,休息了几日,采访被迫暂停,如今剑主大人康复,采访继续……
浅:楚阳,要给你加个软垫吗?
楚:>///<
莫:嗯,越软越好。
垫好软垫,采访开始。
浅:咳咳,继续采访两位,请两位谈谈,对对方的初印象。
楚:风度翩翩,有心机,善于谋划,为人谦和……【此处省略不知道多少字】
莫:冷。
。。。。。。
浅:没……没有了吗?
莫:其他的,我会私下告诉楚阳的。
楚:>///<
浅:【这是采访节目啊,不是让你们来秀恩爱的】恩……那请问,是什么吸引你们去认识对方的呢?
楚:直觉,这人可以做朋友。
莫:……
。。。。。。安静。。。。。。
浅:额……莫天机,请你回答我的问题好吗?
莫:【眼光一瞥】换下一题。
浅:【抖……】好的,请问两位的初吻是什么时候?
莫:【瞥】你就不能问一些传统一点的题吗?
浅:【抖……】这……这不是……我要问的,是台本上写的……
莫:我拒绝回答。
浅:【拍桌】不可以!你们要是不好好回答,就算事后被你算计死,我也要写成BE,你信不信?!
楚:【拉衣角】天机,算了啦!浅妃平日里也待我们不薄。
浅:【Q_Q】还是楚阳好……
莫:再好也是我的!你继续问吧,我会回答的。
浅:刚刚那段剪掉啊,重新来。请问二位的初吻是什么时候?
莫&楚:前世&今世
楚:【⊙▽⊙】天机,前世我们接过吻?
莫:【微微低头】有一次你喝醉了,喊着轻舞的名字,吻了我。
楚:【紧张】天机,那时候……我……我……
莫:不用解释了,只要你现在是我的就好了。
楚:嗯,不只是现在,我永远都是你的。
浅:【看纸条】啊,新加了个问题,额……请问,那次吻过之后,发生了什么吗?【我会死的吧……会死的吧……】
楚:>///<
莫:什么都没发生,之后楚阳就睡着了。
浅:【我好像听到了叹息声,幻觉么?】恩,下一题,请问二位对对方作为自己的另一半是否满意?
楚:很满意,就是以后能不能不要给我挖坑跳了?
莫:嗯,都听你的。
楚:那我可不可以换一个要求?
莫:我已经答应了,不可以换哦。
浅:【楚阳,我帮你一把吧】请问,二位对现状是否满意?
楚:我能说不满意吗?
莫:可以。
楚:【兴奋】那……
莫:我可以做到你满意为止。
楚:我满意了。
浅:【我只能帮到这里了】请问,额……那个……二位初次那啥,是什么时候?
楚:【?】那啥,是什么意思?
莫:下三天,楚阳中了春毒的那次。
【不明白的,祈祷我能找到以前长篇的原文吧】
浅:【>///<】请……请问……感觉……感觉如何?
莫:热情,诱惑,欲罢不能……
楚:>///
浅:咳咳……早上醒来对对方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
楚:【低头】没看到人……
莫:【偷偷牵手】对不起,那时候我……
楚:其实现在我比较希望早上醒来看不到你。
浅:为什么啊?
楚:因为早上男人都比较冲动→_→
浅:【所以楚阳你养了那么多天吗?】额……请问现在你们一星期几次?【这台本真的够了!】
楚:没数过……
莫:看心情……
楚:天机,其实你不用每天都心情那么好。
莫: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因为心情不好才想做的呢?
浅:【楚阳,你辛苦了】请问【⊙▽⊙】额……二位那啥的时候,会不会借助一些道具?
莫:道具?【思考中!】
楚:【跳起】你不要出这种馊主意!
莫:怪不得这次来录节目,给的礼品是皮鞭和蜡烛之等一类啊……
楚:【⊙▽⊙】什……什么?!浅妃!你怎么可以给他这种东西!!!
浅:跟我没关系啊……不是我给的……
莫:楚阳,既然人家一片好心,【抱个满怀】那我们就回去试试吧……【O(∩_∩)O】
。。。。。。扛着走远。。。。。。
浅:【无力】你们……不要走啊!【Q_Q】节目还没录完啊……快回来啊!

【采访体?!】有人看的话也许会更新吧

超级ooc,ooc都是我的!



浅:欢迎两位来到我们采访现场,请先介绍一下自己。

楚:我是楚阳,第九代九劫剑主,下三天楚阎王,上三天楚家长子。

莫:莫天机,莫家二少,神盘鬼算,九劫剑剑魂。

浅:【-_-||好简洁……这TM让我怎么采访!】嗯,那来问一下,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楚:→_→

莫:←_←

楚&莫:你不是写了我们的同人吗?明知故问要被雷劈的……

【轰隆隆……】

浅:呵呵……那么请问,两位当初是谁先告白的?一定要回答!

楚:→_→

莫:我……

浅:请问是怎么告白的?越详细越好哦……

楚:你够了!不要脸!

莫:嘿嘿……不太方便说……

浅:【顶着鸭梨】那么请两位示范一下,场地空出来。

莫:楚阳,我喜欢你。

楚:我不喜欢你。

莫:【向前一步】楚阳,我喜欢你。

楚:【后退一步】我不喜欢你。

…………………………………………

莫:【向前一步】楚阳,我喜欢你。

楚:【逼到墙角】你喜欢我什么?我改还不成?

莫:【邪魅一笑】我就喜欢你不喜欢我,你改呀……
【抱住,强吻】

浅:【掩面,从指缝偷看】嗯,楚阳脸红了……

楚:【挣开】莫天机!你!你!你!

莫:【摊手】我怎么了?

浅:咳咳……下一个问题,你们谁是攻?

楚:当然是我!

莫:嗯,媳妇说的对。

楚:【得意笑】算你识相!

浅:【我忍】请描述一下对方的性格,莫天机先来。

莫:恩……讲义气,负责任,体贴,善良……

楚:【不住的点头】

莫:……傲娇,炸毛,在床上……唔……

楚:【捂嘴】不许说!敢说你就别想再碰我!

莫:【点头】

浅:-_-||那么莫天机的性格呢,楚阳?

楚:表面上看起来有点冷血无情,但是内心很温柔……
【含情脉脉对望ing】

浅:【我这里是来采访的,不是来秀恩爱的,既然你们要秀恩爱→_→】咳咳……据说,楚阳新娶了四位夫人,可是真的?

莫:【眼光犀利】←_←

楚:【低头】是真的……

莫:【转头不语】

浅:据说,莫天机最近与楚乐儿相谈甚欢,多有知己之意?

楚:【逼视】

莫:你这是据谁说的?

楚:【改变攻击对象】

浅:我是有职业操守的人!我不会告诉你的!

楚&莫:【盯……】

浅:【抱头】是风大说的!

疗伤ing……

浅:好了,接下来,我们来说一些群众喜闻乐见的事。

浅:楚阳,请问你对于all党有什么看法?

楚:all党?这是什么?

浅:all楚,套用一句别人的话,就是这本小说里的所有CP都被你承包了。

楚:能变成楚all吗?明明是我一路上在打怪升级,顺带着壮大后宫好嘛→_→

莫:【一把搂过】楚阳,后宫?O(∩_∩)O

楚:是啊……轻舞,补天,倩倩,情儿,独行,丹琼……【此处省略一大波人名】

莫:【笑】那么我呢?

楚:【快速】哪凉快那呆着去!

【为剑主大人点蜡】

莫:【转头】采访还有多久?

浅:【抖】还有几个问题……

莫:那先借用一下你们的休息室

【抱走】

浅:【挥爪】早点回来啊!

莫楚脑洞一号君

“楚阳,回来了,快去休息吧。”听到窗外传来微微的动静,莫天机停了停手中的笔,开口说道。

而突然降临的漆黑清楚明白的说明了被劝说的对象没有采纳这个劝说,莫天机无奈地叹了口气,下一秒就被人拽到了床上,骑在了身下。

楚阳挑了挑眉,伸手搭上了莫天机的腰带,“莫天机你这个人哦,脑子里一天到晚都在想什么啊?”

并没有阻止那只越来越不规矩的爪子,莫天机只是微笑着说,“这个时候,我想的应该和你一样。”

“哦?”感觉到身下根本无法掩饰的硬物,楚阳笑得更开心了,“小舞专门修改过的夜行衣让你这么有感觉啊?神盘鬼算大大原来真的是个死妹控啊。”

微微的挺了挺下身,不出意外的听到了楚阳意外的小声惊呼,“是啊,可就是没想到,我们威武的楚御座原来是这个骑在男人身上就能硬的啊。”

双手一起快速的除了莫天机上身的衣物,低头舔了舔莫天机的胸口,“甜的,”感受到视线内的胸膛起伏越来越不规律,楚阳勾了勾嘴角。

“大名鼎鼎的楚御座可是能屈能伸,”附在莫天机耳边轻轻开口,“可软可硬的。”

管撩不管解决……

兽化症

不记得在哪里看到的兽化梗了

觉得很萌就写了

反正莫楚最后总会在一起的!

以下正文——————

看着一众兄弟脸上掩饰不了的揶揄,楚阳很想一头撞死,真的是什么play就好了,这是真的!长在自己脑袋上的!

“莫天机呢?我有些事要找他。”心累的楚阳还是决定去向莫天机求救,以莫天机的情报获取速度,应该能帮他一把的。

“额……”刚刚还嘻嘻哈哈的众人一下子面面相觑,“莫天机他……”

支支吾吾的模样让楚阳有些不解,以前就算被莫天机狠狠整过也要口头上占点便宜,从没见他们这个样子,除非……

“莫天机出事了?”

2.
“莫天机他兽化了。”

被莫轻舞带着进入莫天机卧房的时候,楚阳还是一副天雷滚滚的震惊模样。

什么情况?!他还没接受自己多了一对猫耳的设定,结果自己暗恋的人兽化了?!据说还是变成了猫?!

然而眼前那只静静地趴在那里的猫让他越来越怀疑人生,这是莫天机?

“莫天机?”

将信将疑的出声,刚刚还在沉迷舔毛的猫咪转过头直勾勾的盯着楚阳,轻轻柔柔的回应了一声。

“喵~”

那一刻,楚阳觉得,我一定是见到了假的莫天机。

3.
“老大!你看莫天机,哦不,莫天喵!救我!”看着被莫天喵占领了头顶的傲邪云,楚阳无奈的叹气,“嗷嗷你忍了吧。”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

莫天机变成喵以后,虽然很可爱,直勾勾的看着你的时候简直自带美颜相机【是不是出现了什么不科学的东西?】可是……

他还是那么的……机智!机智!

本来想着腹黑的楚阳在看见莫天机伸出的爪子的时候果断换词。

楚阳,你怂了……

然而让楚阳烦恼的并不止这一个,因为他自己……绝望的看了一眼自己身后毛绒绒的……尾巴……

楚阳开始怀疑……我是不是也会变成猫啊……

不过可惜莫天机也是雄猫,楚阳忍不住将视线转移到莫天机的小铃铛上,不然……

这个小铃铛好可爱!手感一定不错!

楚阳你在想什么中国社会主义的东西!

4.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楚阳下意识想掀开被子起床,然后发现……他的手呢?

于是楚阳不由自主的晃晃爪子……所以这是……他也中招了?他也变成猫了?可是这个爪子……一看就不是猫的啊……

手脚并用,哦不,四爪并用的下了床,楚阳努力的走……额……挪到了镜子前……

于是……他这是……变成了黑豹?

早就有心理准备的楚阳很快的接受了这个设定,回忆了一下莫天喵是怎么走路的,楚阳又点亮了一个技能,猫步。

不得不说,猫科动物的肉垫走起路来,软软的,有弹性!

“我们要不要告诉楚阳?他和莫天机得的兽化症……”刚打算撞门而入的楚阳在听到自己的名字的时候停住了。

兽化症?什么东西?难道说自己这是生病了?和莫天机一样的病?

“兽化症,据说是有暗恋的人才会得的病症,会变成自己暗恋的人最喜欢的动物……”

于是说……莫天机有暗恋的人?他暗恋的人居然还喜欢猫?楚阳忍不住用肉垫踩了踩地,什么品味啊,莫天机的话,就算变成喵也是有着最可爱的猫铃铛的猫!

“如果没有在三十天里让对方爱上自己,就会变成真正的野兽,亲手杀死对方。”

亲手杀死对方……

亲手杀死对方……

亲手……

杀死……

莫天机……

……吗?

再也听不下去的楚阳转过身,安静的回到了自己的卧房。

5.
“楚阳,你今天怎么还没起床啊!太阳都晒屁股……”推门而入的莫轻舞在看到趴在床上的黑色大猫时,整个人愣住了。

楚阳……你终于还是……变了啊……

趴在莫轻舞肩头的莫天喵轻轻的跳到了床上,看着闭眼装死的楚阳,回头看着莫轻舞,轻轻柔柔的“喵~”了一声。

莫轻舞努力的微笑着退出了房间,仿佛用尽了所有的力气。

“喵~”【楚阳】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我知道现在的你听得懂我在说什么,别装了。】

轻轻的用嘴碰了碰黑色大猫的眼睑,莫天喵如愿以偿的看到了楚豹睁开了眼睛。

“嗷~”【天机……】

“嗷嗷~嗷~嗷嗷嗷~”【这一切你都知道的?】

“喵~喵喵~”【对,我都知道。】

空气突然之间被安静捕获,谁都没有再说话。

6.
突然之间,莫天喵突然用爪子狠狠地按住了楚豹的脖子,嘴巴一点一点靠近……楚阳都可以看见他嘴里锋利的牙齿……

能死在莫天机手里……也算是圆满了……

等等!死在莫天机手上!那不就说明!

老子不要!我才知道我喜欢的人也喜欢的人也喜欢我,我就要死在我喜欢的人手上!坑爹啊!

努力挣扎的楚豹发现了一个让他想哭的事实,他一只豹子居然挣不开一只猫,这叫什么事啊!

然后……

楚豹被莫天喵轻轻柔柔的亲了一口……

“我最喜欢的就是黑豹了……因为它最像你。”


我就是亲妈了怎么了!哼唧!

生日快乐,暗戳戳的祝一发

暗戳戳的生贺

第一次写,估计也是唯一一次,就不打tag了

如果有人发现,安静的就好

我只是希望他们能在某个世界相爱相守

哪怕是我臆想的

以下正文——

喜欢你这件事,让我欢喜到泪流满面。

以上的事实,苏沐秋很早就知道了,叶修其实很温柔很体贴,对于身边的人用尽一切给予最好的最渴望的最需要的。

但是苏沐秋也知道,对于他而言,对于苏沐秋而言,最好的最渴望的最需要的,是叶修永远给不了的。

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

因为喜欢所以相依相伴,因为喜欢所以执念胜负,因为喜欢你所以不言不语。

“沐秋,你最近怎么了?怎么感觉神不守舍的。”猜到了你一定会问,但是我却无法诚实回答……

不想失去你,

就算是以兄弟的名义站在你身边也好,

就算以后会亲眼目睹你的婚礼也好,

不想失去你……

“没什么……可能是最近累了吧。”苏沐秋也只是笑笑,用最近的忙碌搪塞过去。

“你喜欢我吧?”

突如其来的直白,连空气都沉默了。

果然……对于这个人……

“是啊,我喜欢你。”

我做不到不诚实,就像苏沐秋做不到不去喜欢叶修一样。

无奈的叹口气,叶修用足了力气敲在人的脑袋上,“哥什么都没说呢,你怎么就傻了呢,真对不起这颗脑袋。”

“虽然我也不是很清楚自己的想法,但是如果有个人注定了要一直在一起,没有那个人就不行,为了那个人做什么都心甘情愿……

如果这就是喜欢的话,我希望,那个人会是你。”

不可置信的抬起头,苏沐秋有些急切的问道:“那那次我亲你,你推开我是……”

叶修翻了个白眼,给了苏沐秋一个看傻逼的眼神,“你是白痴么?谁会为了一个赌就真的去亲一个男人的。”

然后苏沐秋就看着叶修的耳朵慢慢的红了,“旁边还有人啊,苏大大……你这么突然就亲上来,哥的小心脏也是很脆弱的。”

“噫!原来你们俩还没在一起啊→_→”突然冒出的声音惊到了在某种诡异的气氛里沦陷的某两个人。

苏沐秋难得的有些无措的看着自家小妹一脸揶揄的表情,“沐橙,不是你想的这样的,我们……我们……”

“哥哥,给。”伸手接住沐橙扔来的书本,苏沐秋看了一眼封面,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哥哥,在我和秀秀的眼中,你们俩可是早就连床单都【哔】过了的啊,加油早日上本垒打哦!”

转身离开的少女不再回头看她那两个面面相觑的哥哥们。

哥哥你要加油啊!我可是拿了我珍藏了的喻黄肉本和秀秀赌了你是攻的啊!别让我输了啊!不然……

不然我就不叫你哥哥了!

……叫嫂子,嘿嘿嘿~

苏沐秋无奈的笑笑,伸手牵过叶修的手,“走吧叶修大大,我们去学习学习,总不能让沐橙的期望落空啊。”

“你个死妹控!”

“你不就是喜欢妹控么?”

你看啊叶修,果然喜欢你这件事,让我欢喜到泪流满面。

——————————
叶修生日快乐!

记梗

雪女莫X凡人楚
天机和轻舞是雪女和凡人生的孩子,天机有雪女的能力,外表却像是凡人,轻舞是有雪女外表的凡人。
莫天机救了被雪围困昏迷的楚阳,楚阳误以为是像雪女的轻舞,然而轻舞有喜欢的凡人,凡人没有见过轻舞的真容,偷偷摸摸的跟着轻舞回去,把天机误以为是每天跟他聊天的轻舞。
然后凡人见到了没有遮掩的轻舞,他觉得是雪女囚禁了他的朋友,于是他决定要救出天机。
tbc

相濡以沫

新年贺文吧……虽然晚了好几天的样子_(:_」∠)_

偶尔炸个尸也是极好的_(:_」∠)_

1.
很早以前我就认识他。
在见到楚阳的第一面,莫天机的大脑就向他提供了这个消息,没有缘由的。
是的,没有缘由的,神盘鬼算一直都很相信他自己得出的结论,这个也是。
而对方在看到他的一瞬间的瞳孔,替他证实了这个结论……
那个褐色的瞳孔紧缩了一下……
他们认识,却又不认识。
“吹彻九重天湖水,唯我掌中紫玉箫。天机难测,天机可测。”
“莫天机。”
“楚阳。”
相谈甚欢,依依辞别。
无论你来找我的原因有多少,但我们有重合的理由,那里有我的小妹。

2.
下三天的楚御座,中三天的天兵阁阁主,上三天的楚大少,紫霄天的琼霄御座……
这些都是你,楚阳……
而你的身边总有九劫,总有我。
九劫之情,感天动地……
但我是卑鄙的……

3.
莫轻舞常用的胭脂,莫轻舞常用的香粉,莫轻舞的衣裙以及长发……
莫天机看着眼前被腰带紧缚住双眼的楚阳,就要得到想要的东西了……
喜悦?
不,是更加的痛苦……
却依旧想要得到,万劫不复又如何。
与之厮磨,吐息,欢愉,沉沦……你不需要知道是谁,反正我是那么的卑鄙。

4.
黑暗……整个世界被黑暗控制了……
却没有挣扎,手脚都没有被捆绑,只有双眼被蒙蔽,掩耳盗铃的可笑模样。
楚阳安静地被紧缚双眼,坐在床边等待着……所为必有所求,缚住我双眼的人,你在求什么?
被……侵犯了……
在被对方熟悉的气息贴近的时候就已经预见了可能发生的场景,却完全没有反抗的任其作为……
可能还用自己的声音为这场景添音增色了不少。

5.
第二日醒来的时候,楚阳看见的是一片狼藉以及孤身一人,被黑暗侵犯了么……
收拾好一切出门,带上属于内心的面具,楚阳依旧是楚阳,没什么变化。
“楚阳,”一进入书房,楚阳就听见了莫天机的声音,有点哑,“我有点事,要回一趟莫家,你替我照顾一段时间小舞。”
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看着桌面上一堆一堆的文件报告,“嗯,知道了,”然后在狡猾的笑笑,“那这些就拜托神盘鬼算大人了。”
盘起双腿,微笑着看着莫天机不发一言的处理文件,整理消息,楚阳有些忍不住的想……
果然……很卑鄙啊……

6.
“嗯?楚阳?你怎么来了?”在踏入书房之前就感觉到了不一样的气息,而在踏入之后,那个一脸坏笑的人证实了莫天机的猜想。
“哦,来看看我们神盘鬼算大人脱离集体那么久是在准备做些什么坏事?”楚阳有些揶揄的表现让莫天机身边的人都有些忍不住想要发笑。
在屏退了其余的人之后,莫天机领着楚阳进入了处于地下的秘密基地,在这里说事比较安全。
“楚阳,发生了什么吗?”

7.
良久没有得到回答,莫天机有些奇怪地转身看向楚阳,却看见……
一个被腰带紧缚住双眼的楚阳……
静静地站在他的身后。
莫天机忍不住地上前捧着他的脸颊,亲吻他的双唇。
地狱里的恶魔啊,请容许我堕落成和你们一样的生物……
又一次的交融,果然沉沦了么,呵。
如果卑鄙是最高尚的赞美词,那我一定用来赞美我自己。

8.
楚阳离开莫天机的秘密基地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
当他踏出书房门的时候,听到莫天机的手下恭敬的声音:“请御座大人前往饭厅用膳,家主已经在那里等候。”
谈天说地相伴的用膳总是愉悦而且短暂的,用完丰盛的早膳之后,楚阳委婉的向莫家的诸位表达了去意。
一番你来我往的客套之后,由莫家的家主莫天机作为代表恭送御座大人离开。
利落的来,洒脱的走,还是原来的老样子啊。

9.
“恭喜御座大人与莫小姐喜结连理!”
张灯结彩的大喜日子是属于楚阳和莫轻舞的,喜庆的气氛和音乐感染了所有人,每个人脸上都是笑意融融的。
莫天机作为新娘的哥哥更是众人恭贺的焦点。
“莫家主本来就是九劫之一,这下可谓是亲上加亲啊!”
“哪里哪里,同喜同喜!来来来,里面请,里面请。”
不同的笑脸,类似的祝贺,相同的回复。
那一天,莫天机很开心的喝多了。

10.
摇晃着回到房间,莫天机在自己的房间里见到了一个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楚阳……
楚阳背对着他坐在桌旁,穿着一身大红喜服。
莫天机有些强硬的上前缚住了楚阳的双眼,直接抬起他的下颚吻了上去,配合着楚阳异常热情的迎合,把他压在了床上。
最后一次了……

11.
这一次先离开的变成了楚阳,莫天机放任自己在事后彻底熟睡过去。
反正一切都尘埃落定了不是么……

12.
新婚之夜,莫轻舞一夜都没有见到自己的另一半,所以当她第二天见到楚阳的时候,她已经有些不清楚到底是委屈多一些还是愤怒多一些了。
“楚阳,你昨晚去了哪里?”
“轻舞……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也许是楚阳眼里的痛苦太过刺眼,莫轻舞没有再多问什么,仿佛这一页就这么翻过去了。

13.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眨眼明明是个短暂的动作,却已经过了很久。
“惗阳!别乱跑!小心一点!”莫轻舞有些无奈地看着她已经十几岁的儿子就像个还没懂事的娃娃一样到处乱跑。
“娘亲!我知道了!我会注意的!”并没有怎么把娘亲的话放在心上,楚惗阳只是应和了几句以后就重新把精力放回了他的探险活动中了。
十几岁的少年似乎总有着用不完的精力。

14.
夜晚,莫轻舞照例去看看她活泼的儿子有没有乖乖睡觉,却发现他的儿子正坐在桌前摆弄着一张纸片。
“惗阳,怎么了?”莫轻舞轻轻地揉了揉儿子的头发,坐在了儿子身边。
“娘亲,相濡以沫是什么意思?”看着一向活泛的儿子用着一种近乎严肃的表情看着自己,莫轻舞也认真的解释了这个成语的意思。
【泉水干了,鱼吐沫互相润湿。比喻一同在困难的处境里,用微薄的力量互相帮助。】
看着似懂非懂的楚惗阳,莫轻舞笑着拍了拍他的头:“怎么了?突然想到问这个?”
甩了甩头,仿佛放弃思考什么的楚惗阳突然回过神来,献宝一样地把手中的纸片递给自己的娘亲看。
【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呴以湿,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15.
紧紧地攥着那张纸片,莫轻舞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地回放着楚惗阳说的那句话。
【这张纸片是我从爹爹的书房里的一个小盒子里找到的,不是很理解这句话的意思,又不敢去问爹爹,所以来问问娘亲。】
这个字迹……二哥的……莫天机的……
女人的直觉总是可怕的,莫轻舞觉得……今晚,她可能就会知道一些很可怕的事实了。
关于她的,关于楚阳的,关于莫天机的。

16.
当莫轻舞看到楚阳在看到她拿出的纸片的瞬间露出的表情,她觉得她的臆测,可能并不是臆测……
那是一种终于到了的表情,还带着那么一点如释重负的感觉……
“是的,这一切都是真的。”
可笑!荒唐!
“我没有什么好解释的,也不想要祈求你的原谅。”
……因为从始至终,我才是那个最卑鄙的人,我卑鄙到了,连恶魔都不愿意……与我为伍。

17.
悠远的寿命一直得到无数人的追捧,狂热的追寻着永恒。
然后当你真正总有永恒的时候,才能感受到那种残酷与无可奈何。
莫天机看到了他已嫁为人妻的小妹,莫轻舞,已经没有当初的模样,被时光雕刻的棱角模糊。
果然楚阳走了对她影响那么大么……
“二哥,这是楚阳写给我的,但我觉得,你也应该看看。”莫轻舞带着意味不明的表情递过来一个信封,莫天机有些狐疑的接了过来。
“还有这个,楚阳一直珍藏着的。”
【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呴以湿,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18.
在得知莫天机离世的消息之后,莫轻舞崩溃的大哭,也许是为了莫天机,也许是为了楚阳,也许是为了她自己。
她很早就应该哭了,却一直没有哭过,而如今……一切都结束了!
可以哭了……于是她哭了……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19.
亲爱的轻舞:
我知道你是怨我的,我不祈求你的原谅。
可能你连这封信也不会读,或者打也不打开,直接撕掉。
但是我依旧写了,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我知道我犯了无法弥补的错误,但是我没有办法。
在见到他的那一刻开始,我就猜到了会是这么可怕的结局。
可我依旧沉沦在了这场,相濡以沫的爱情。


【新年我们要和平,不要打人!】

【以及最后求评论求小红心求小蓝手~】

【爱你们哟,么么哒!】